上海国际集团“双轮运转”

2016-06-01 浏览次数: 字号:

        \

       上海国际集团的战略转型干净利落。
       自2014年3月全新定位为国资运营平台,两年来无论其资产处置抑或投资运营均目的清晰,手法亦简洁,让市场称赞。
       比如其在定位三个月后,即向上实集团以现金交易方式整体出让6家类金融和房地产公司股权。
       紧接着,2015年7月,其实质性启动国有资本运营。将持有的锦江航运近48%的股权作价11.77亿元转让给上港集团。当年8月,上海国际集团公开表示,已剥离14家子公司,主要子公司余下两家,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我们每一次资本运作,无论是纵向整合还是跨界重组均采取市场化手段,评估、公开挂牌、寻找买家、谈判、作价出售。”上海国际集团副总裁傅帆介绍。
       在一连串的退出转让之后,2016年3月10日,其首次大规模增持旗下上市公司。当日,浦发银行公告,其向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及其间接持股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国鑫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以现金方式认购,不超过人民币148.3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今年4月中旬,上海国际集团再次从二级市场增持旗下上市公司国泰君安。在此前一个月,3月3日,国泰君安公告,该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将去年9月公布的增持计划延长半年,由原有的6个月延长至12个月。并累计增持股份比例明确为不低于0.5%。
       “增持这两家上市公司出于几重目的,一是响应监管机构稳定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显示大股东信心和决心;二是为两家公司进一步发展充实资本,尤其浦发银行因为业务快速发展受到一级核心资本约束,迫切需要补充资本金,我们做出支持的实质性举动。另外是出于商业利益考量,增持国泰君安和浦发银行将给大股东带来很好的投资回报,很有价值。”傅帆在接受《上海国资》专访时表示。
       目前,资本运营和投资管理已是上海国际集团作为国资运营平台的主要业务,形成“双轮驱动”的资本运作格局。

       盘整存量
       在定位国资运营平台后,上海国际集团业务多集中于两类,“改革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将存量资产开放式、市场化重组,第二步是实现战略转型,真正成为国资运营公司和专业化的国资运营平台”。傅帆介绍。
在存量资产整合领域,上海国际集团均是大手笔操盘。
       实际上,其在此次增持浦发银行之前,上海国际集团大多以退出为主。可圈可点的案例是,将上海信托股权注入浦发银行,将所持上海证券控股权股权出让给国泰君安。
       2014年7月,上海国际集团以35.71亿元的价格向国泰君安转让上海证券51%的股权;同时浦发银行公告称已与上海国际集团等机构签署受让上海国际信托控股权备忘录,其将以定增换股方式收购上海信托97.33%股权。
       “将上海信托注入浦发银行,目的是让浦发银行扩大经营范围,拓展产业链,从而提高竞争力,同时也使上海信托得到商业银行的支持,抗风险能力大幅度提高,发展空间会变大。”傅帆介绍。
       将上海证券股权出让给国泰君安,主要目的是为帮助其摆脱证监会对券商大股东“一参一控”的约束,以此让国泰君安顺利上市。
       另外,“上海证券以经纪业务见长,覆盖区域在经纪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合并后,国泰君安的经纪业务实力将得到很大提升,有利于其做强做大。”傅帆表示。
       国泰君安当年以35.71亿元的价格获得了上海证券51%的股权,此收购价格被市场普遍认为是大股东让利于国泰君安。
       同年,上海国际集团又将旗下所持安信农保全部股份转让给太平洋保险。安信农保是非上市公司,上海国际采取的方式是公开挂牌转让。
       当年年底,其再将旗下6家类金融企业和房地产企业以61亿元价格出售给上实集团。
       此次交易,一举改变国企之间传统的行政划拨股权方式,亦让市场见证其果断手段。
       2015年9月,上海国际集团再次将所持爱建集团股份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方式出让于民营企业均瑶集团。这是上海国际集团首次向民营企业出售金融股份。市场反响热烈。
       “上海国际集团多年前在接手爱建集团之后,为其注入了大量资产和现金,经过几年运作,爱建集团元气已经恢复,又赶上了信托业快速发展的浪潮,近几年业绩大幅提升,再加上因为爱建集团很早就是中国三大民营金融机构之一,我们希望仍将其让民营机构经营,恢复其本源并提升其市场反应能力。”傅帆介绍。
       均瑶集团亦是上海国际集团通过公开市场征集。
       “一系列操作均采取市场化公开手段,每一笔业务均通过挂牌交易,资产价格均是双方谈判产生,出售对象虽然大多是国企,但都是在市场主动寻找,并且资产全部是现金出让。”傅帆表示。
       经过业务纵横归并和出售,上海国际集团旗下分散的金融资产均得以处理,让固化的股权变成了投资收益和现金收益,“这样我们才能投入新的产业”。
       经过几轮退出转让,上海国际集团持股的金融资产主要集中于浦发银行、国泰君安等市属核心金融机构。
       “我们必须聚焦金融核心发展业务,实现国有资本进退流转,支持新兴产业投资,支撑国资平台资本运作。”傅帆介绍。
       目前上海国际集团总资产为2300亿元,净资产为1700亿元。
       手握现金的上海国际,其投资方向集中于哪里?

       投资与运营
       据《上海国资》了解,上海国际集团投资集中于其旗下几家核心金融企业,另外其热心投资各类金融交易平台建设,最近亦出资20亿元参与投资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目前已签订股权合作备忘录。
       事实上,即便同属增持,上海国际集团对待国泰君安和浦发银行手法有别。浦发银行是采用定向增发的方式募集资金,增持国泰君安,则是其直接从二级市场购买股份。
       “我们增持浦发银行的一个目的,是补充其资本金充足率,如果二级市场增持,资金不能进入资本金,必须是上市公司向股东定向增发。而且浦发银行又是上海国际集团战略持有的企业,因此必须通过定增手法增持。”傅帆表示。
       但上海国际集团也要考虑资金的流动性。“参与定向增发,大股东股份将锁定36个月,所以增持国泰君安时,我们采取二级市场购买的方式。”傅帆介绍。
       显然,“做少做精”是上海国际集团对旗下战略持有金融企业运作的原则。
       但发挥金融国资平台功能,参与金融要素市场建设,仍然是上海国际集团的重点业务领域之一。其近年积极参与了多数在上海设立的金融要素市场建设,除了是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第一大股东外,近来已参与或拟参与的功能性机构有上海保险交易所等5家,涉及支付清算、交易平台等多个领域。
       “对于这些项目,集团作为投资平台角色,不求所有,但求所在,配合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傅帆表示。
       与熟悉的金融投资业务比较,上海国际集团如何对待划转的产业股权?
       上海国际集团立足于盘活存量,实现国资收益上缴。
       截止目前,划转至上海国际集团的企业股权是锦江航运近48%股权和上汽集团少部分股权。
       锦江航运股权已于2015年10月运作完成,与此前一轮出售金融资产类似,上海国际集团坚持现金交易。
       “我们是为资产主动寻找买家,加上标的优质,我们能掌握更大的主动性和话语权。”傅帆表示。
       “经过权衡比较,我们认为上港集团为码头运营商,与航运业务联系紧密,且其为整体上市公司,实力雄厚。加上旗下亦有海华轮船业务板块,未来可将锦江航运与原有航运业务整合,具备了做强的优势,因此,锦江航运和我们最终敲定上港集团为受让方。”傅帆表示。
       重组完成后,上海国际集团全额上缴国资运营专项收益。
       “对于未来划转过来的股权,上海国际均将实行专账管理,并全额上缴,实现国资运营平台的价值。”傅帆介绍。
       但他表示,在进行股权或资本运作时,上海国际会积极与持股企业保持密切沟通。
       目前,上海国际集团证券化率达到78.59%。

       改变管理模式
       上海国际集团目前实质性管理的资产管理板块类全资子公司为两家。其中国资经营公司是股权经营、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和财务投资三业并举,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是商业地产、财务投资和产业基金业务。
       上海国际集团对下属公司管理模式已作大幅度调整,围绕“管资本”重新界定职权,“赋予两家企业独立经营、赋予子公司董事会独立决策责任。但超过授权范围,需要上报集团投资管理部。集团主要掌握子公司战略制定、预算、风控和考核。”傅帆介绍。
       上海国际集团可见的变化是,其调整了组织架构。此前,上海国际集团的部门设置是按照行业设立,包括金融管理部、投资管理部等,在确立“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以后,前台部门包括资本运营部、投资管理部,分别配合“双轮驱动”业务;中台部门则包括财务管理、风险合规、战略研究三个部门;后台部门有人力资源部、办公室、审计部,共8个部门。
       此后进行制度建设。比如围绕资本运营,建立了针对国有资本的审计、评估、授权、国资备案等制度。
       此外,修订并制定了投资企业的管控方案和授权方案,管控权逐渐下放到子公司,各独立法人自行决策、自行承担责任。根据管控方案和授权方案的规定,具体明确了哪些事项是需要上报集团股东层面决策的、哪些是需要上报董事会层面,哪些事项是需要审核,哪些事项只需要备案即可。经过逐步完善,目前对两家子公司已基本落实了“管资本”的管控方式。
       从人员来看,子公司选聘职业经理人、提拔中层干部不再需要经过集团批准,但集团党委管理的干部人员受集团管控。
       对于资本运营业务,为提高决策效率,集团特设立国有资本运营委员会,该机构为集团层面的国资运营决策机构,相关项目运营方案审议通过后,将直接上报市国资流动平台投资决策委员会。
       “未来对于国资委划转过来的股权,我们亦将在法人治理框架内行使权益,与被划转企业保持信息畅通。”傅帆表示。
       他强调,对于国有股权运作,亦不会简单复制,将针对具体企业具体情况,实行一司一策。“实体企业与金融企业在运营上因为各自特点不同,会有所区分。”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分享本页: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05 SHANGHAI INTERNATIONAL GROUP CO..LTD 沪ICP备05020216号-1